330余件珍贵文物国博亮相,呈现秦汉时期文化格局
2021-08-10 17:42:41 来源: 北京日报

不足巴掌大的“文帝行玺”龙钮金印,是南越王的“身份证”,也是我国目前考古发掘所见最大的一枚西汉金印;不同于常见的“直筒型”金缕玉衣, 1983年象岗南越王墓出土的丝缕玉衣是对襟款的;秦汉时期,岭南人已经开始运用火烹、烘烤、熏、风干、冰镇等多种手段烹饪美食佳肴了,“烧烤架”、小火锅等整齐地摆放在展柜里……10日,“海宇攸同——广州秦汉考古成果展”在国家博物馆开幕,330余件珍贵文物展出,带观众重回“南越王宫”。

秦汉时期的岭南故事按“南域明珠”“四宇同光”“美食美器”“丝路序章”四个单元,通过广州地区最新的考古发掘成果,展现秦汉时期统一盛世的视野之下岭南地区辉煌的古代历史文化面貌与特色。展览展出了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南越王宫博物馆等单位收藏的南越王墓、南越王宫及广州地区其他秦汉考古遗址出土的珍贵文物330余件(组)。其中,丝缕玉衣、玺印封泥、青铜勾鑃、组玉佩等代表遗存标志着南越顶级贵族的身份、等级、地位,南越王宫署遗址出土的建筑构件、钱、木简则揭示了南越高级宫殿建筑的规格及贵族奢华生活的真实面貌,它们与其它物质文化遗存共同呈现了秦汉时期岭南地区家国一体的政治文化格局。

展厅里,最亮眼的一件文物是“文帝行玺”龙钮金印,1983年象岗南越王墓出土。这枚金印是我国目前考古发掘所见最大的一枚西汉金印,也是唯一的汉代龙钮帝玺。专家说,它打破了秦汉时期天子用玺以白玉为材料、以螭虎为印钮的规制,与先前发现的“皇后之玺”玉印和“皇帝信玺”封泥共同印证了史书记载的秦汉印玺制度。

据史籍记载,汉初吕后时期,第一代南越王赵佗曾经僭号为“南越武帝”,其孙继位为第二代南越王后,僭号为“南越文帝”。第三代南越王婴齐不再僭号称帝,故“藏其先武帝文帝玺”。这枚金印出土于墓主人的胸腹部位,是墓主人身份最可靠的物证,意义重大。

历史中的火气儿也通过一件件文物展示出来。南越王墓发现的烤炉展出了。专家说,出土时,炉上均配备多种供烤炙用的配件,有悬炉用的铁链,烤肉用的长叉(双叉、三叉都有)、铁钎、铁钩。此件烤炉的炉壁上有4只乳猪,猪嘴朝上,说明烤炉的主要用途应是用于烧烤乳猪的。还有一件铜鼎,推测是用于烹煮牲肉。专家说,有些鼎口的边沿上特意制作了一条唇形水沟,它能使沸腾的液体不至于溢出。

展览专门开辟篇章,讲述岭南地区与域外各地之间的贸易往来与文化交流,陶船、铜提筒、四联体铜熏炉、陶俑座灯等亮相。广州地处中国大陆的南方,位于珠江出海口,濒临南海。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居于南海之滨的南越人祖先,就已利用舟楫之便,在东南沿海巡游并已涉足太洋群岛,从事季节的生产活动。秦定岭南之后,建番禺城,为广州这一重要港口城市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西汉中期,汉武帝定南越后,积极开展海外贸易,广州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开启了持续两千多年不断繁荣发展的悠久历史。

专家说,年来的考古发现,让我们对秦汉时期广州对外贸易、交流的许多细节有了更具体的了解。广州秦汉造船遗址的发现,表明当时中国已拥有庞大的造船工业和先进的造船技术;南越王宫署遗址出土的石构建筑与西方建筑有相似之处;广州汉墓中出土了大量的熏炉,其中焚燃的香料主要来自海外;南越王墓出土的银盒、焊珠金饰、乳香、非洲象牙等都是极富特色的早期海外舶来品。南越贵族墓葬中大量出现的托灯胡人俑和玻璃饰品,也是海外交通贸易活动的重要物证。

此次展览预计持续3个月。展览还综合利用新媒体技术,以丰富的文字、图片、音视频、虚拟展厅等形式,通过国博官网、官方微博、微信、头条号等多种渠道,持续推送“云看展”精彩内容,方便观众可足不出户,在手机和电脑上欣赏展览相关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