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壮的光伏电池片,不可避免的行业“涨价”及“内卷”
2021-08-10 17:24:22 来源: 阿尔法工场

光伏行业最悲壮的电池片环节,不仅受到上游的价格打压、下游的需求制约,还有技术迭代的持续压力,甚至设备商的不断裹挟。

一直以来,光伏行业被公认为极度“内卷”。当然内部也有阶段性分化,目前最为悲壮的环节应该是“电池片”。

电池片环节,不仅受到上游的价格打压、下游的需求制约,还有技术迭代的持续压力,甚至设备商的不断裹挟。这些压力,在今年更是有增不减。

无论从短期业绩,还是长远预期来看,光伏电池片正在遭受着一定的磨难。尤其是单一电池片企业更为明显,似乎承担了全行业的不可承受之重。

01 上下游挤压

2021年,光伏行业的关键词是“涨价”,潜台词是“内卷”。

始作俑者是硅料的供不应求,以及发端于硅料价格上涨的产业链内耗。这个已经是今年光伏行业的日常新闻,不再累述。

从数据上看,2021年上半年,多晶硅产量为23.8万吨,同比增加16.1%;硅片产量为105GW,同比增加40%;电池片产量为92.4GW,同比增长56.6%;组件产量为80.2GW,同比增长50.5%。

在硅料产能不足及价格上涨的背景下,由于硅片与硅料的长单锁定比较紧密,锁定率接近100%,硅片能够较好地传导价格。

但再往下游,电池片与硅片的关系相对松散,行业集中度更低,产能上升较快;加之下游组件及终端电站的需求弹性较大,价格弹性较小,使得价格传导在电池片环节不再顺畅。这就注定了今年单一的电池片业务是最为艰难的。

当然,一定程度上涉足硅料或硅片环节的一体化电池片或组件企业受到的冲击会相对好一些。

爱旭股份(600732.SH)的情况比较具有代表性,公司是A股比较纯正的电池片企业,产能位居行业第二;经营业绩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电池片单一环节的真实情况。

7月23日,爱旭股份发布业绩预告,2021年上半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预计为-13,000万元至-12,000万元。公司披露的原因也并不意外,从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上半年光伏电池片环节的残酷现状:

其一,原材料价格上涨使得公司生产成本增加。2021年上半年,受行业上游硅料价格快速上涨的影响,公司主要原材料硅片的采购成本大幅提高。

尤其是进入二季度以来,硅片价格上涨速度加快,而电池片环节的成本压力向下游客户传导较慢,使得主营业务毛利率大幅下降。

其二,产业链价格的上涨抑制下游需求,公司产能利用率下降。2021年上半年,因为硅料环节短期供需关系的不平衡,导致硅片供应相对紧张,进而也影响了公司产能利用率。

在上游硅料价格持续上涨的推动下,光伏产业链各环节价格普遍呈现上涨趋势,下游客户观望情绪加重,组件客户提货速度放缓,导致产销量低于预期。

相比而言,上游的硅料和硅片企业,则是业绩丰满。以已经披露2021年半年报的中环股份为例,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4.12%,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74.92%,毛利率20.62%,净利率10.69%。

即便是同样拥有电池片业务的通威股份(600438.SH),在硅料业务的“暴利”支撑下,业绩同样不错。

根据通威股份2021年半年报业绩预告,上半年净利润预计28-30亿元,同比增长177%-197%,其硅料业务“受益于下游需求的增长,产品供不应求。市场价格同比大幅提升,公司高纯晶硅业务满产满销,盈利实现大幅增长”。

02 技术迭代不止

电池片是光伏产业的核心环节,是光伏追求性价比(效率/成本)的关键,也是光伏行业上下游的分水岭。

光伏电池片的技术进步从未停歇,在PERC后时代,技术路线更是备受关注,从P型到N型,从HJT到Topcon,从IBC到HBC,还有颠覆性更强的钙钛矿,不同技术层出不穷。

技术不断迭代,也是光伏“内卷”的重要表现。

不差钱的头部企业在推动技术迭代方面,更是相当“勤奋”。不久前,隆基发布了三项电池技术的世界纪录:N型TOPCON电池转换率25.21%,P型TOPCON电池转换率25.02%,HJT电池转换率25.26%。

还有电池新势力,更是希望通过新技术弯道超车,包括市场关注度颇高的安徽华晟(HJT)、中来光电(Topcon)等。

时至今日,光伏行业的技术纷争仍然十分激烈,且没有明确结论,尤其是HJT与Topcon之争。

正是技术路线的不确定性,增加了电池片环节的焦虑感,从资本市场投资者的偏好来看,也反映了这一点。

03 被设备商裹挟

光伏电池片不仅受技术迭代的影响,还被设备商裹挟。

设备商的商业模式决定了,技术不停迭代才能让设备变成易耗品。一劳永逸的技术路线,一用数十年的生产线,显然不符合设备商的利益最大化。

实际上,光伏电池片企业自身没有太强积极性推动技术进步,都是残酷竞争的不得已选择。毕竟技术进步意味着设备的改进甚至更换,意味着原有设备的淘汰和新增设备的资本支出。

在技术进步方面,电池企业与设备企业的利益是冲突的,一个希望慢一点尽量让原有设备使用年限更长,而另一个则希望技术进步更快、设备淘汰更快、设备更新更频繁。

2021年上半年,在光伏电池片遭受行业打击的艰难时刻,我们可以看到设备企业的业绩继续高涨。

以迈为股份为例,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增幅32.07%,归母净利润同比增幅33.17%,毛利率38.58%,净利率19.88%,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更是靓丽。与此同时,迈为还是HJT路线的坚定鼓吹者。

设备商对技术迭代的大张旗鼓,更像是在贩卖焦虑,让本已焦虑的电池企业更加焦虑,也算是光伏内卷的重要推动者。

但不可否认的是,设备商在推动电池技术进步尤其是工艺进步方面,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

因此,我们看到,当前的光伏电池片,不仅受到上游硅料及硅片环节的联合打压,还受到下游缺乏弹性的组件及电站需求的制约,同时还要承受技术迭代的路线风险,更有设备商在技术加速迭代和产能加速替换方面的推波助澜。

站在资本的角度,单纯的光伏电池片并不是一门好生意,技术路线风险大、产能更迭频繁、产业链主导能力弱等等。光伏电池片企业,应该如何突围,任重而道远。